■ 社論
  面對這樣一份沉重的天價培訓“成績單”,人們不免會問,對於已經排查出來的這些領導幹部,接下來會不會進行相應的處置?如果處置的話,又該如何追責?
  據新華社報道,日前,中央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向全黨全國交出一份反“四風”成績單。其中,清理官員天價培訓問題引人矚目,據披露,在專項整治中,共排查出參加天價培訓的領導幹部2982人,叫停培訓班7個,涉及735人。
  儘管必要的教育培訓,有助於開闊官員的視野,進而提高現代政府的治理效能,然而,時下很多官員參加的EMBA班等天價培訓,早已經背離了學習、培訓的本義,而淪為某些官員構建人脈圈的“名利場”。事實上,這也是兩個月前中組部明令官員禁讀高收費社會化培訓項目的政策初衷。
  現在,面對這樣一份沉重的天價培訓“成績單”,人們不免會問,對於已經排查出來的這些領導幹部,接下來會不會進行相應的處置?如果處置的話,又該如何追責?
  根據媒體此前的調查,官員參加天價培訓,學費來源往往不外乎單位公款買單、企業代為買單,以及官員介紹若干名企業家學員後免單等幾種方式。這其中,公款買單相對比較單純,屬於浪費公款,涉嫌違紀;而企業買單則要複雜得多,非經認真甄別、調查不可。比如,政商之間有沒有利益輸送?企業的行為有無行賄的嫌疑?等等。
  同樣,學校免單也存在諸多疑點,更像是權力的“攤派”行徑。比如,企業家何以樂意從命參加天價培訓?學校何以如此刻意延攬官員培訓?等等。
  其實,說到底,官員熱衷於參加天價培訓,根源仍在於權力缺乏約束形成的溢出效應。無論是政商之間的勾肩搭背,還是學校以此作為招牌,驅動力都在於公權力。
  也因此,既然已經排查出2982名領導幹部參加天價培訓,則不妨更進一步,順藤摸瓜,深入調查。一方面,有必要查清楚這些官員學費的來源,錢從何來?如何認定?進而摸排一下這些官員的“朋友圈”,或可找到一些貪腐的線索。
  另一方面,對於這些涉事官員,經調查甄別後,也應啟動相應的問責程序並公之於眾。哪些屬於行政問責,哪些則需要司法介入,進行法律問責,這些都不能含糊,更不能給社會公眾留下想象的空間。很多時候,公開相關信息本身,既是對社會公眾的一個交代,也是對涉事官員的負責任,更是維護整個官員群體聲譽的必要路徑。
  從一般社會心理角度出發,“查”與“處”也是互為依存、不可分割的。有排查,就應該有追責;排查成績巨大,追責不能爛尾。這也是現代政府治理法治化的應有之義,即權責清晰,界限明確,依法行政。
  不然,就不可能徹底打掃某些官員構建人脈圈的“名利場”。而令人擔憂的是,若無真問責,一旦風頭過後,難保天價培訓不會出現“報複性反彈”。  (原標題:官員“天價培訓”,該如何追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ccorfqmn 的頭像
qccorfqmn

den

qccorfqm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